-

與此同時。

夏君澤驚駭的發現葉修的身體非常強,麵對這麼強大的力量,葉修竟然毫髮無傷!

反而是夏君澤,受到力量反噬,七竅流血,渾身經脈俱斷!

這一招,也激起了無數煙塵。

煙塵外,所有人屏住了呼吸。

很快,煙塵散去,露出了葉修屹立不倒的身影!

葉修贏了!

夏初九震驚得無以複加。

楚雨蕁也流出了激動的眼淚。

影衛們也很震驚,夏君澤竟然輸了,而且,還成了一個廢人!

“我,我不甘心,我冇有輸……”

夏君澤不死心的緩緩說道。

這時,一道聲音傳來。

“你輸了。”

“不管是心性,還是實力,你都徹徹底底的輸給了葉修!”

“我要的是能帶領影衛保家衛國,守護華夏的人,而不是你這樣爭強好鬥的!”

錢老在龍十三的陪護下,緩緩走來,說道。

剛纔的一切,錢老都看見了。

夏君澤忽然顫抖起來,眼神渴望的看著錢老。

“老師,老師……”

夏君澤開口呼喚道。

“你不必這麼喊我,我不是你的老師。”

“從我們第一次見麵起,我就說過,我不會收你為弟子。”

“冇曾想,你竟然就此成了執念,最終落得這樣的下場,你可後悔?”

錢老居高臨下的看著夏君澤,問道。

夏君澤眉頭皺了皺。

後悔嗎?

如今成了一個廢人,什麼都做不了。

如果剛纔忍耐一二,或許,就能改寫如今的結局。

但要做出那樣的選擇,夏君澤,就不是夏君澤了。

“我不後悔。”

夏君澤堅定的說道。

不能成為錢老認可的徒弟,那不如成為一個廢人,徹底失去爭奪的權利,他的餘生,或許才能安心一些。

見狀,錢老也不免歎息一聲。

“葉修。”

錢老來到了葉修的麵前。

“老師。”

葉修開口喊道。

錢老麵對葉修的稱呼,與麵對夏君澤的態度截然不同,他滿意的點了點頭。

這時,錢老忽然伸手拿出了葉修口袋裡的令牌。

“這是龍王令,代表著的不僅僅是影衛的帶領者,更是整個華夏的守護神,也是維護普通人的利劍!”

“當初把這塊令牌給你的時候,並冇有和你說清楚它所承載的意義,現在我告訴你了,是還給我,還是留下,你自己做選擇。”

錢老認真的對葉修說道。

夏初九緊張的咬住嘴唇。

夏初九希望葉修能夠接下來,但也明白,接下來這塊令牌,就要承擔它背後帶來的壓力!

“葉修,跟著你自己的心選擇,不管是什麼,我相信身邊的人都支援你!”

楚雨蕁開口說道。

聞言,葉修微微一笑。

“老師,送出去的東西哪兒有收回的道理?”

“不管是龍王令還是什麼,到了我葉修的手裡,都冇有還回去的可能!”

葉修笑著,對錢老伸出雙手,說道。

錢老暢快的笑了。

“好,好小子!”

“不愧是我選中的!”

“龍王令,歸你了!”

錢老將龍王令放在葉修的手上,鄭重的說道。

龍王令重回葉修手中,他緊緊的握住。

龍十三後退一步,單膝跪地。

“拜見龍王!”

在場所有的影衛,全部單膝跪地。

之前他們跪的是龍王令,這一次,他們跪的,是葉修!

“拜見龍王!”

聲音堅定,浩瀚如海!

葉修堅定的看著錢老,宣誓一般的說道。

“老師,從今以後,我的所作所為,都會對得起這塊龍王令,對得起你對我的信任!”

(大結局)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