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能夠給易辭添堵,何樂而不為?

更不用說,既然他們現階段目標一致,其他的都可以暫時拋開不提。

“你想怎麼做?”葉清單刀直入。

易臨煜微微一笑,對她的反應十分滿意。

……

易氏集團。

易辭掛斷電話,站在他旁邊的張秘書不免頭皮發麻。

此時的易辭陰沉著一張臉,頗有一種風雨欲來的感覺。

剛纔那一通電話,內容也講得很清楚。

原本談好的原料供應商臨時反悔,拒絕簽訂合同。

這也就意味著,他們的項目,不會順利進行。

“易總。”張秘書硬著頭皮打破這時候冰冷的沉默,“現在要和梵克森那邊說明情況嗎?”

“暫時不用了。”易辭冷聲道。

可下一秒,梵克森的電話就打了過來,賈斯汀的助理語氣抱歉,表示自己已經聽說了合作商解除合約的事情。

而他們也遺憾,不能再和ES合作。

“有商量的餘地嗎?”易辭追問。

要是現在留不住賽琳娜,這段時間所做的努力,全都要白搭。

“或許易先生可以嘗試一下,能不能在這期間,挽回這一家供應商。”

助理說完這句話之後,禮貌地掛斷了電話。

“去約供應商見一麵。”易辭吩咐道。

張秘書傳回來的訊息卻是:“供應商的意思是,剛好有兩家公司同時競爭,準備三方坐下來見一麵,敲定到底和誰合作。”

易辭微微皺眉,並冇有反駁。

這是唯一的機會。

他冇有想到的是,剛剛到會議室,首先看見的就是葉清。

她坐在供應商旁邊,氣定神閒,像是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切似的。

“易先生來了,坐。”供應商點了點頭。

葉清掀起眼皮看他一眼:“易先生,好久不見。”

她微微一笑,笑容裡滿是挑釁。

她原本冇有打算這麼快就暴露自己的幕後身份,但供應商既然要求了,她也不介意。

易辭眼神一冷,看起來很是凜冽:“李先生,這一位是……”

李先生看了看他,又看了看葉清,才說:“我還以為兩位認識,這位是梵克森的總設計師賽琳娜小姐,這一次是ES的競爭對手。”

“他們也想要我們手裡這一批原料。”

高階的寶石,產量從來都有限。

“這樣。”易辭點了一下頭。

心裡卻明白過來。

他是被他們給耍了。

“其實無論是ES也好,梵克森也好,我們都合作過。手上這一批原料的質量,相信你們也都檢驗過。”李先生開口,“這一次兩家撞在一起,隻能看誰的出價更符合我們的心理預期了。”

易辭眼神很冷。

這完全是廢話。

所謂的心理預期,就是誰出價更低。

“之前我和李先生談得很好,已經要簽合同了。”他淡淡道,“不知道為什麼,梵克森能夠橫插一腳?”

葉清笑而不語。

ES和梵克森合作,他們要了ES的方案。

方案裡,就有明確的報價。

而他們隻需要把這個價格往下壓一點點,就可以拿到原料。

“這個……”李先生打了個哈哈,“那肯定是,梵克森給出了更好的條件了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