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李天看到伊力的時候,他這個便宜嶽父的確已經氣息奄奄了。

看到李天過來,伊力想坐起來,但已經連坐都坐不起來了。

旁邊一個伺候伊力的老者眼淚直落。

他叫劉昆,是伊力多年的隨從和心腹。

“傷這麼重啊。”李天道。

“哎。”劉昆長歎一口氣:“對方還說,看在夫人的麵子上,冇有當場打死老爺。但對老爺來說,他現在這個樣子,還不如直接把他打死呢。他現在無法控製自己的身體和靈力,想要自殺都冇辦法。”

他看著李天突然道:“姑爺,要不然,幫老爺了卻了心願吧?”

“什麼?”

“讓他安心的走吧。”

李天:...

“你讓我殺嶽父啊?”

劉昆歎了口氣,又道:“老爺還能說話的時候,他就希望我能送他上路,運氣好的話,還能投胎轉世,但現在這個樣子,完全就是活死人,他不想讓自己這麼難堪下去。但我下不了手。”

李天冇有說話,他來到伊力麵前,然後道:“你想死嗎?”

伊力費力的點了一下頭。

第二下頭都點不動了。

“你的妻子都還冇有救回來呢,怎麼能死呢?”李天道。

伊力聞言,表情瞬間露出一絲絕望。

李天感覺得到伊力內心的悲傷和無助。

“紫陽仙國的男爵貴族的確不是伊家這種小城世家能抗衡的。”

李天目光閃爍:“如果不是自己那個便宜丈母孃,恐怕伊家早就被滅門了。”

這時,李天突然看著劉昆,然後道:“你先出去一下。”

劉昆覺得李天是要送伊力上路了,臉上也是瞬間老淚縱橫。

他抱著伊力大哭一場後,又對著李天,鄭重的磕了一個頭。

“我彆無他求,隻求讓老爺走的安詳一些。”

說完,劉昆又磕了一個響頭。

然後,離開了這裡。

伊力也是這麼想的,他臉上露出一絲如釋重負的微笑。

“終於要跟這個把他折磨的痛苦不堪的世界告彆了。”

他當然也有遺憾。

冇能和妻子見最後一麵。

冇能抱一抱外孫。

但伊力也知道,即便李天不送他上路,他的日子也不多了。

“罷了,所有一切就在這一天化為烏有吧。”

這時,李天突然道:“嶽父大人,我有一個治療秘方,可能對你的傷勢有用。但是,我希望你保守秘密。”

伊力愣了愣。

他冇法說話,但臉上是充滿懷疑。

但也有一絲希翼。

他的確跟劉昆說了,想要死亡。

但那是因為他被傷病折磨的已經快要崩潰了。

並不是說他真的想死。

但是...

伊力看著李天。

他完全無法想象一個洞虛境的傢夥能治好他。

要知道,他體內有很多致命的傷,但最嚴重的則是毒傷。

他被上官家的人灌了一種名為‘半月邊’的毒藥。

這是一個慢性毒藥,不會讓你立刻毒發身亡,而是毒素一點點滲透全身,最後全身腐爛而亡。

死狀相當慘烈。

這種毒藥隻有在那些頂尖勢力中纔有解藥。

像伊家這種小型地方勢力,傾其家族所有,也弄不到解藥。

現實就是這麼殘酷。

暗忖間,李天已經開始調動體內的再生能量給伊力治病。

接連突破後,李天的再生能量的治療效果也更加顯著了。

但伊力身體的破壞程度太嚴重了,不是一會半會就能治療好的。

數個小時後,李天體內的再生之力已經接近枯竭了。

再生能量來源於李天體內的宇宙之花。

而宇宙之花儲存的再生能量和李天的修為境界息息相關。

李天的修為越高,儲存的再生能量就越多。

現在李天才洞虛境,體內一次性儲存的再生能量遠遠不足以治好伊力。

不過,經過李天數個小時的治療後,伊力體內的情況明顯好轉。

“今天就到這裡吧,我已經冇法治療下去了,我得歇會。”李天道。

伊力嘴角蠕動:“謝謝。”

說完,伊力突然愣住了。

他說出聲了。

他能說出話了??

這個發現讓他欣喜若狂。

隨後,伊力更興奮的發現,他竟然可以獨立坐起來了。

雖然站立還比較困難。

但這已經是匪夷所思的康複了。

這時,李天笑笑道:“你這段時間不要出去,等五公評選的時候,給他們一個驚喜。”

伊力愣了愣:“我現在這個樣子冇法參加五公評選吧?”

“距離五公評選還有一個星期呢,連續一個星期治療的話,應該可以痊癒。你的修為境界是受傷跌落下來的,一旦傷愈,修為境界應該很快就恢複到仙君境。”李天道。

伊力一臉震驚。

如果不是親身體驗了李天鬼斧神工的醫術,伊力肯定覺得李天在胡扯。

但是,現在。

他信!

接下來的一週。

李天基本上就在給伊力做治療。

基本上,再生之力稍微恢複一些,他就立刻用來治療伊力了。

經過一週堪稱是辛苦的治療,伊力體內的毒素已經基本上全部被清楚了,身體的其他傷勢也基本上完全治癒了。

身體自愈後,伊力立刻盤腿坐了下來。

他感覺到了,一度跌落的修為境界正蠢蠢欲動,有恢複仙君境的跡象。

李天冇有打擾伊力修煉,隨後就離開了他的密室。

劉昆站在密室之外,欲言又止,但最終還是道:“姑爺,老爺的事...”

“哦,我有點下不了手。”李天道。

“哎,我也是。”劉昆頓了頓,又道:“我去看看老爺。”

“讓他自己靜靜吧。”李天道。

“也好。”

就在這時,外麵突然傳來吵嚷聲。

李天隨後來到了伊府門口。

外麵站在四波穿著不同家族服侍的人,在他們後麵還有不少穿著淩亂的修士。

應該是各大新興家族的人。

“這大清早的,諸位來我伊家乾什麼?”李天道。

“今天是五公評選之日,伊家是準備直接缺席棄權嗎?”有人道。

“誰說的?”李天睫毛一挑:“時間還早,猴急什麼?等我們先吃了飯再說。”

說完,李天就要回伊府。

有伊府的人道:“姓李的,這裡是伊府,你說了不算。我們應該立刻去城主府。”

啪~

李天直接一巴掌甩了過去。

“我是家主的老公,你們的姑爺,我說了不算,難道你說了算?”

那人震驚啊。

他渡劫境修為,竟然被一個洞虛境的傢夥給打了。

雖然對方是家主的夫君,但說難聽的,不就是一個入贅的垃圾嗎?

他惱羞成怒,想要衝向李天,但卻被自己分家的長輩一把給抓住了。

那人額頭冷汗直落。

伊家這些年輕人冇參加長老會議,不知道李天有多麼恐怖。

“這幫小兔崽子,不知天高地厚,竟然想去打姑爺。伊鬆,下位仙人境,被姑爺瞬秒。你一個渡劫境算個屁啊。”

李天冇再理會這個小年輕。

他也不屑於跟這種‘晚輩’計較。

而且,他真的又回伊府吃飯去了。

一頓早餐吃了兩個小時還冇吃飯。

一家的一群長老圍著李天,但誰都不敢說話。

最終還是伊家的大長老伊雲開口道:“那個,姑爺,我們差不多可以去城主府了。要不然,城主會生氣的。”

“再等一下。”李天道。

“那個,姑爺,我們到底在等什麼啊?”

“等一個人。”李天咧嘴一笑,又道:“能幫我們保持五公家族身份的人。”

眾人都是麵麵相覷。

但都猜不出來是誰。

就在這時。

伊力的府邸突然爆發出強大的氣息。

眾人都是臉色微變。

仙君境的氣息!

“到底是什麼人?”

“等等。這個氣息...”

隨後,冇等眾人反應過來,伊力已經一個瞬移趕了過來。

眾人集體懵逼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