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老爺子剛進來,想去沙發區坐坐,隻隻就在籠子裡焦躁不安地抓撓,試圖引起傅寒州的注意。

外麵的陸大黃也不甘示弱,嗷嗚嗷嗚個冇完。

南枝尷尬道:“他倆合不來,一見麵就撕。”

傅寒州就知道陸星辭家的傻兒子,自家閨女纔不屑呢。

剛想去教訓一番,門鈴響了,傅寒州一開門,發現是樓下的奶奶。

“哎呀我說小傅呀,你們家這個狗啊,吵得不得了誒。”

奶奶說完,正巧跟傅老爺子對上了視線。

噢喲,這小傅長得這麼好看合著是遺傳的呀,這小老頭去她們舞團,那不搶著要啊。

傅老爺子笑著道:“要不要進來喝杯茶?”

奶奶擺擺手,“不了不了,我就是來提醒一句,物業群都在說呢,小傅啊,你可是我們婦女協會副主席呀,不能帶頭做這樣的事情得,我回家去了啊。”

傅寒州深呼吸一口氣,關上了門。

很好,陸大黃,猝!

傅老爺子傻眼了,湊了過來,“誰,誰是婦女協會副主席啊?是你還是枝枝啊?”

傅寒州抿唇,“這種粗活,當然是男人乾。”

“……”

傅老爺子覺得自家這孫子,好像有點,不對勁了。

“開飯啦。”南枝喊了一聲,傅寒州趕緊來幫忙端菜。

老爺子一看,色香味俱全,可以啊。

那米飯上還撒了黑芝麻,南枝給他們弄完,給隻隻開了個罐頭,給大黃整了一盆狗糧,這才消停。

老爺子平日裡在家吃得並不多,加上年紀大了,牙口不好,到了南枝這倒是吃了整整一大碗。

“爺爺,還要給您添點麼?”南枝甜甜問道。

傅老爺子歎了口氣,“我也想吃,肚子不爭氣啊。”

“那我給您倒杯茶,等會帶您去樓下轉轉,我們小區附近的夜景還是很好看的。”

傅老爺子笑眯眯點頭,“還是你們這小,彆墅又大又空曠的,哪有這溫馨啊。”

家裡房子大,房間多,卻一丁點氣氛都冇有。

“爺爺喜歡的話就常來好了。”南枝說完,傅老爺子開心壞了。

吃了飯,南枝準備收拾碗筷,傅寒州順手拿去了廚房開始洗碗,老爺子挺滿意的,這家務活啊,兩個人一起做纔好。

“枝枝。”老爺子招招手,南枝坐到了他邊上。

老爺子拿出了禮盒,“我那老伴留下來的,你看著喜歡不喜歡。”

南枝嚇了一跳,“這我可不敢收。”

“嘖,你嫌棄我們?”

“爺爺~我是覺得太貴重了,不合適。”

“有什麼不合適的,東西是死的,你纔是寶貝,它們算什麼,你不戴放在家也是堆灰嘛,喜歡讓寒州給你買,買最好的!”

老爺子說著把禮盒往南枝手裡一塞。

南枝真的是不知道怎麼推辭了,萬一惹了老爺子生氣也不好。

“拿著吧,不給你還能給誰。”傅寒州過來,坐到了她邊上。

南枝瞪他,“你怎麼也不幫我。”

傅寒州挑眉,“我好不容易弄到手的,你收著就是了。”

鐘宣舒給的哪條項鍊,傅寒州打算等老爺子走了再給她,免得她知道價格不敢戴。

傅寒州還覺得,所有的節奏都掌握在自己手裡,結果一低頭,老爺子已經跟南枝聊微信去了,兩個人互相加了好友。

傅寒州淡定地喝了口茶,加微信而已,冇什麼。

“你有冇有QQ啊?”老爺子問道。

“咳咳咳……”傅寒州一口水差點嗆住。

南枝道:“有的。”

眼瞧著他倆加了好友,傅寒州:……

我都冇QQ好友好吧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