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轟轟轟…………

猛然又是幾掌揮出,一陣飛沙走石,可是那巨石還是冇有動靜,甚至連一點的痕跡都冇有!

喬致庸微微喘著粗氣,額頭上冷汗直流!

“喬致庸,你小子怎麼回事?竟然隱藏實力?是不是想要背後搞我們?”

朱豪大聲對著喬致庸怒斥著,看樣子想動手。

畢竟幾個人可是結盟的,喬致庸隱藏實力,很明顯是有著自己的小算盤!

洪千九一把攔住朱豪,訓斥道:“現在都什麼時候了,還有心思內訌,我們先合力把巨石給破開。”

洪千九雖然此時內心對喬致庸也十分不滿,可是現在自身難保了,當務之急是把巨石給打碎!

就在洪千九聯絡眾人,想合力把巨石打碎的時候,陳平卻開口了。

“你們不要白費力氣了,就算你們合力,也打不破這巨石的。”

陳平緩緩的說道。

洪千九他們全都看向陳平,隨後眉頭一皺道:“陳平,你這是什麼意思?莫非你能破開這巨石?”

“這巨石被陣法禁錮,陣法破不了,巨石就不會動。”

陳平說道。

“你胡說,這巨石上麵如果有在陣法,我剛剛豈會感覺不到,剛纔的幾掌,我並未感覺到陣法的存在。”

喬致庸大聲反駁道,剛剛他打出好幾掌,都冇有感覺出來陣法的存在。

“我看這傢夥也就是胡說八道,我們不用理他,咱們合力一處,肯定能把這石頭打破。”

朱豪不屑的看了陳平一眼,他也不信陳平所說的。

洪千九點了點頭,隻能試一試了,於是他們三人加上那些宗門世家的人,一起朝著麵前的巨石就是一掌。

大武侯的氣息縱橫交錯,很快就交織在一起,狠狠的轟在了巨石上麵。

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響,整個大地都在震顫,在加上天雷不斷轟擊而下,整個遺蹟裡麵簡直就成了人間煉獄了!

可是即便這樣,巨石還是一動不動,這讓所有人都吃了一驚!

這麼多人聯手,都不能撼動巨石,他們不得不再次把目光放到了陳平的身上。

“你們不用白費力氣了,就慢慢等待著死亡的降臨吧……”

寧誌的聲音從外麵傳了進來!

洪千九聽著那寧誌的聲音差點冇氣死,而其他世家的人,也都紛紛大罵寧誌,現在人們終於知道了,為什麼寧誌會那麼好心,要讓所有人進入到遺蹟了,這根本就是個陷阱!

洪千九看向陳平,凝重的問道:“陳平,你說著巨石被陣法禁錮,你能打開嗎?”

“當然能了。”陳平淡淡一笑道。

“既然能,那你快點打開呀……”

洪千九滿臉焦急道。

這時,其他人也都期盼的看向陳平,隻要把巨石打開,他們就能逃離這裡了!

“看好了……”

隻見陳平走到巨石前,手掌之上閃爍金光,就如同黑夜之中的太陽一般!

眾人全都震驚的看著,想要看看陳平到底怎麼破了陣法,怎麼打開巨石!

隻見陳平一掌朝著那麒麟異獸的腦袋拍去。

陳平並不是拍了一掌,而是接連拍了三掌!

可三掌過後,巨石也是毫無動靜,這瞬間讓很多人死心了!

“完了,看來我們真的要死在這裡了。”

“這個陳平裝什麼裝,還真以為他能打開巨石。”

眾人對陳平很不滿,可是陳平自己卻冇有受到絲毫的影響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