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到韓三千忽然消失,兩女明顯緊張,卻是一旁黑衣人無奈一笑:“不必擔心,他並非消失了,而是去了另外一個地方。”

“另外一個地方?”蘇迎夏問道。

黑影點了點頭:“若然他方纔全身冒的是黑光,則便是你們口中真正的消失,你們永遠也看不見他了。但你們也看到了,他身上所冒的是金光,這也就意味著,韓三千並非是消失,他進入了那個領域。”

“時空領域,這裡絕對的中心點,也是他此行的最終目的地。所以,你們不必如此憂愁,他成功了,你們該高興纔是。”

“三千哥哥成功了嗎?”紫情化憂為喜,興奮而道。

黑影重重的點了點頭:“是的,他成功了。”

“三千哥哥好棒!”

“太好了。”

兩女高興非常,甚至握緊拳頭以示心中情緒。

“我隻是叫你們高興,冇有叫你們激動,他冇事了,你以為你們倆也冇事了嗎?”話落,他指了指前麵不遠處的熔岩怪物。

不知何時,那熔岩怪物已然直起身軀,此時正虎視眈眈的望著他們。

和之前相比,先不說其他,僅僅隻是其氣勢便已經變的極其強大,一雙巨大且通紅的眼睛時刻透露著憤怒和危險。 兩女看到這傢夥,這才恍然大驚。

黑影輕聲一笑:“還等什麼?等著他殺你們嗎!?走!”

隻聞一聲走,下一秒,黑氣直接包裹兩女,快速朝著遠方飛去。

他一走,那團更大的黑氣自然也不敢久待,緊隨其後,朝著遠方而去。

熔岩怪物怒聲狂吼,似在宣泄心頭的憤怒,也在怒斥這幫鼠輩不敢應戰,隻敢倉促逃離。

但他隻追出了幾步,終究還是停留了下來,論速度,它自然不是他們的對手,且因為區域限製,它也無法追逐而出,隻能瞪著雙眼看著那幫越來越遠的黑氣。

而此時的韓三千,眼前一片黑暗以後,忽感光亮,再睜眼以後,竟見四周,均是先前那種紫霞在四處呈現。

人於其中,像是處在天空之上一般,可是,身體的反映又告訴韓三千,他應該是處在地底某個空間之內。

晃眼四周,四周均是如此之霞,似乎如同進入一個夢境空間。

不過,就在韓三千剛有這種想法的時候,陣陣水聲卻又將他拉回了現實。

他尋著聲音,一路朝前走去,大約行至了一分鐘,繞穿而過層層紫霞後,竟然見得一個老者此時正坐在遠處。

一身灰衣,有種隱世之格,但又有幾分落魄之樣,在他的麵前,有一石桌,桌上放著一壺兩杯,此時的他正端著茶壺,輕輕的往兩個杯子裡倒上茶水。

茶香輕淡,但即便隔得很遠的距離,韓三千依然可以聞得到其中的香味。

就在韓三千尋著味道距離他越來越近,隻剩幾米之時,忽然,不知何時,韓三千的麵前出現了一道水晶簾子,撞了韓三千一個額頭。

他這才反映過來,看著水晶簾子一個出神,方纔來的路上,他眼睛一直冇有離開過這個方向,自然也就根本冇有發現什麼所謂的水晶簾子,它又是怎麼出現,何時出現的呢?

還不等韓三千反映過來,那簾子卻似乎自己有所反映,一股不自名的氣息,直接將韓三千微微震開了十幾厘米。

韓三千很是疑惑,然不等他開口,裡頭卻傳來了那老者淡淡的笑聲。

“哦?有客?”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