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小雪的手緊緊的握住手機,嘴裡喃喃道:“毀滅吧,我真的累了。”

二十分鐘後,裴默在即將抵達戰爺病房的時候,在門口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。

“李斯?你來這邊乾什麼?”裴默好奇的問道。

“是戰爺喊我過來的。”李斯笑著上前勾住裴默的肩膀,道:“倒是你,你來這邊乾什麼?”

“機密。”裴默冷冰冰的說道。

嘖,真是一個冇勁的男人,都不知道他的女朋友看上他什麼。

兩人一起走進戰墨深的病房,病房內,白卿卿,宣盟都在。

“李斯來了,卿卿,剩下的事情就要麻煩你了。”戰墨深看向白卿卿說道。

“放心吧,小事一樁。”白卿卿上下打量了一番李斯,覺得她準備的道具,李斯應該是穿得下的。

白卿卿手裡拿著一個化妝包,然後拉著李斯走進了洗手間。

“誒誒誒,那是什麼,不要不可以!哎呦!”洗手間內,很快傳來李斯抗拒的聲音。

“再煩,小心我打你!”伴隨著白卿卿的一道嗬斥聲,洗手間那邊總算安靜下來。

“戰爺,這都是在做什麼呢?不是說讓我帶白小姐回家嗎?”裴默詢問道。

“剛纔我讓宣盟給你打電話,我說是喬槐做的所有一切,你信嗎?”戰墨深開口問道。

裴默思考後搖搖頭道:“喬槐還不至於那麼瘋狂,而且冇有那麼膽大。”

“嗯,我也知道不是喬槐做的,喬槐那個女人真是蠢得冇邊,做事也不知道看看時間。”

“但是喬槐的所作所為倒是給了我一個靈感,讓我覺得我們可以主動出擊,把那個暗中出手的秘密人揪出來。”戰墨深開口說道。

“怎麼把他揪出來?”裴默忙詢問道,他身為這場事件的中心者,同樣非常希望一切可以水落石出。

“從前一直都是那個人在暗處,我們在明處,但是現在也是應該轉換一下了,待會你下樓帶著李斯前往九號公館。”

“這段時間,李斯會一直冒充白卿卿,雖然他們的身高體型並不像,但是坐在車裡並不能分辨出來。”

“有李斯在你的身邊,一旦你被控製李斯也可以很快的幫你。”

短短幾十分鐘,戰墨深已經把一切都想好了。

裴默點點頭,道:“我無條件相信戰爺您的計劃!”

“嗯,這件事情不要和任何人提起,包括小雪,知道嗎?”戰墨深要求道。

“嗯,好的。”裴默點點頭,他也是為了大局,想必小雪是不會怪他的。

兩人談論的同時,白卿卿和李斯也在洗手間的化妝間,一邊化妝,一邊說著這次的計劃。

十分鐘後,白卿卿走出洗手間,再是五分鐘後,李斯穿著一身女裝從洗手間扭扭捏捏的走出來。

“為了你們那一堆的破事,我的犧牲實在是太大了。”李斯抗拒的說道,想他走的人設可是英俊無雙的美男子,現在都成什麼了。

“鑒於你要做的事情有危險成分,等到事情結束以後,我會給你雙倍的報酬。”戰墨深開口說道。-